童年

一九六五年的春天,春风并没有把冬天的寒风吹散。刺骨的寒风伴随着少有的雨雪吹打着正往村东头赶路的小男孩。那小男孩红肿的小手上已经裂开了&好多的小口۩子,就那样黑黑的小手上紧к紧夹着几本已磨坏角的书本。单薄的身子上穿着满是补丁的大衣服,领口和袖口显然是大人的衣服被改小后留下的针线口子,敞开的衣领分明可以看得出里面⊙没穿任何套的内衣,偶尔有阵寒风吹来,瘦小的身子也被吹得好似歪歪扭扭。脚上蹬着一双早已没了后跟的黄球鞋把未穿袜子的黑脚后跟贴在了地上。此时零下几度的天气,小男孩用…力前行。

铛铛,铛Ⅸ铛,上课的铃声催赶着那群和小男孩一样赶往学校的孩子们&hell▀ip;

学校的大门早已开启,一群穿着五颜六色的孩子们◎熙熙攘攘的涌进了学校。叽叽εїз喳喳各自冲向自己的座位,这┍些唱的,跑的,跳的,哭的,喊得,√闹得,甚至有∏些手和脑袋相撞的,充斥着整个教室的天真似乎已经喂饱了那正在声援着的肚子,被冻僵了的小手哈几口哈气就立马投入≤尽情的玩闹之中。此时还不忘跺着那冻麻了红肿小脚。

“起立”一声稚嫩的声音传了出来你,所有打闹,嬉笑的声音戛然而止。“老师好&rd▐quo;…把全体小孩带到※了要上课的严"肃当中。

“坐下”当小Ⅴ男孩与自己的同学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后,小男〇孩和其他小孩一样,把冻僵了的小手缩回到自己的袖管里。两只红₪큐肿的小脚不时在地上来回∈地搓。

老师又开始一天撞钟式的教学。“同学们,翻开语文课本打开第六页,永仙领读。&r●·dquo;只听到一个小女孩的声音歪歪扭扭的响了起来“毛主席▓教导我们说,阶级斗争一◥抓就灵&helЦlip;”稚嫩的声音夹杂着杂音└飘荡在四面透风的教室里。悠闲的老师,伸手拿了一把椅子,←坐在上面把脚光明正大的脚伸到了教室的火炉旁,手里随手拿起一本林海雪原自己↹看了起来。随后把教鞭放在够得着的讲台上,两眼还不时的警示着那些调皮的小男孩。

“阶级斗争一抓就↔灵,文化大革命要年年搞月月搞……”朗朗的读书声并没能完全赶走肚中的饥饿,四面透风的教室把小男孩冻得流开了鼻涕,两只冻红的小手狠狠的搓起来,似乎╦╧是要狠心把皮搓烂才会好受些。

“停Ⅺ”随着老师的一声命令,所有的声音都停了下来。

老师慢步走上了讲台,︶︷︸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了男孩似懂非懂的几句话,当老师念#到毛主席老人家说,文化大革命要年年搞,月月搞,要把世界上的反动派消灭干净时,小男孩的心如潮涌,激动φ地仿佛连冻僵了的小脚也不℉再感到寒冷,饥饿的๑·ิ.·ั๑小腹也似吃了白面大饼一般…

铛铛的下课铃声如约α而至,小男孩饥饿的神经,▇█被冻僵了的双脚仿佛又回到了▄上课前的那一╠╡刻,老师讲的打到,消灭的口号。此时已不再拥有任何魔力,只感觉到饥肠辘辘。

Δ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童年
上一篇:
下一篇:心态决议后果